客服热线:

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!原型纪录片再刷屏:重温三大惊心片断

2019-10-10 02:29:57浏览:92评论:0来源:配电柜   
核心摘要:原标题: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!原型纪录片再刷屏:重温三大惊心片断随着电影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元,一部中国机长原型纪录

原标题: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!原型纪录片再刷屏:重温三大惊心片断

随着电影《中国机长》票房过20亿元,一部中国机长原型纪录片近日又在微博和朋友圈刷屏了!

其实,这就是去年5月19日,央视《面对面》播出的节目—《生死迫降》。

去年5月14日,执行重庆-拉萨飞行任务的川航3U8633,飞行途中挡风玻璃破裂,刘传健机长操作得当,所有人员安全迫降成都机场。

CCTV5月19日的《面对面》节目专访了川航3U8633机长,复原当时的情况。

小编就和大家一起划重点,回顾一下《生死迫降》披露的三个片断。

【第一幕】

风挡玻璃突然爆裂,果断返航成都

通话录音:成都,成都,四川的8633,请讲,现在有点儿故障,我申请下高度,四川的8633,下8400保持,下8400,我要返航了,我现在风挡裂了,风挡裂了,是吧,对的,3U8633是返航重庆吗,返航成都,备降成都,是吧,对,3U8633收到了,你先下8400保持。

风挡玻璃爆裂时,飞机已经抵达青藏高原的东南边缘,飞行高度为9800米,飞行时速800公里,返航成都距离大概有150公里左右。

刘传健说:“承受力受到破坏,可能飞机就有故障要发生。这时候我第一下,拿着话筒同时下高度,我跟我们空管说我要下高度返航成都。”

事后看,这一决定是飞机成功迫降的关键!从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起,每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,每一秒的时间都变得弥足珍贵。因为对于高速飞行中的飞机来说,稍微的犹豫不决都会让飞机在短短的时间里飞出更远的距离,使下一步的自救变得遥不可及或根本不可能。

【第二幕】

7点零6分到11分,漫长的5分钟

风挡玻璃爆裂的瞬间,驾驶舱失压的同时,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接踵而至,机舱环境迅速发生变化。

刘传健:最大的变化就是强烈的风吹着我,脸上有撕裂感那种感觉。

记者:像刀割一样的是吗?

刘传健:我当时感觉我整个人变形了那种感觉。

记者:眼睛能睁开吗?

刘传健:眼睛能睁开。

记者:当时戴着墨镜吗?

刘传健:当时戴着墨镜,整个飞机在剧烈抖动,当时那一会没有声音,但是过一会声音非常大。

记者:整个机身?

刘传健:对,整个机身在抖动,仪表看不太清楚,在晃动。

零下40多度的低温和狂风中,但意志力不能持续太久,人是有生理极限的。刘传健当时需要马上做的,是尽快降低3U8633航班到有氧气并且温度适宜的飞行高度,否则,机组人员就会被逐渐冻僵或者因缺氧而窒息,整架飞机以及119名乘客也将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飞行数据显示,2018年5月14日早上7点07分左右,3U8633航班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。

记者: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?

刘传健:应该刚开始快一些,因为飞机我还没有去接管。操纵飞机的时候,第一时间大一点,这个时候飞机是处在刚才保持的一个姿态在下高度,在增速,并且油门很大,油门在比较高的位置上,飞机在迅速下高度。当我一看到接管了飞机,飞机可以操纵的时候,这个就在逐渐减小。

刘传健:但是我尽力控制飞机,因为当时飞机带着坡度转弯,在往下下高度,我看了一下,当时我不敢确定我的表数是真实的还是假的,空速在一直增加,所以我做的动作是把油门收光,操纵飞机。

记者:这是面对这种情况唯一的选择吗?

刘传健:对,唯一的选择,没有别的选择,就是不让飞机损坏,保持飞机状态。如果我们的飞机失去姿态,某种情况下它是会掉下去的,失速掉下去的。

记者:如果失速?

刘传健:或者姿态不正确,不在正确的姿态上。

记者:结果呢?

刘传健:就是飞机直接掉到地上去。

在狂风、巨大的噪音、低温、缺氧的情况下,刘传健在驾驶室内的每一个操作动作都异常艰难。

记者:用了多久才把整个飞机控制到一个好的状态?

刘传健:大概五分钟差不多这样子。

记者:最多想的是什么?

刘传健:最多的时候,我一定把飞机保持好,不要把飞机掉下去,这是我作为机长最高的一个。一定不要让飞机掉下去,这个是我想得最多的。我尽量保证更多人的安全,当时是这么想的。

记者:这五分钟应该是你生命里面特别难熬的五分钟。

刘传健:对,非常煎熬。说实话在这个过程中其实直到后来还是有些很多纠结的问题,包括后来我们一些设备的使用上,其实我是非常非常谨慎的。

(5月14日早上7:11左右,3U8633航班从32000英尺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。)

第三幕

双流机场紧急协调,降落后长舒一口气“我们现在还活着”

此后,3U8633航班继续平稳下降,从9600米高空到6600米,再到3900米,事故发生34分钟后,3U8633航班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。

刘传健:我们发出来的7700这个应答机,他们是收得到的。收到这个信号是告诉我们飞机遇险了,遇险是什么情况,他们也会清楚。他们会把所有飞机,影响我们航路的飞机全部调开,把路让给我们。所以我在今天非常感谢我们的那些管制部门的一些,他们管制部门的一些人,努力让路,跟我们配合,因为我们无法接到,他们是默默地为我们配合。

第二机长梁鹏:起落架放完了,我们能见地面了,能见跑道之后,那个心里边其实当时真是不怕了,因为只要能让我们见到跑道,我们就能把飞机飞下去,当时就是这样的状态。所以当时一落地之后,真的是放松了一口气。我们两个,他侧过来,我们看着,我们俩就握了个手说了一句,我们现在还活着。

我们还活着,机长刘传健对这句话也是印象深刻。

刘传健:飞机落地一刻长长舒一口气,我和他同时在那儿,我们都还活着。

记者:这是你们说的第一句话吗?

刘传健:对,是我们听得到说的第一句话。

记者:那时候你看到同伴的眼神是什么样的还记得吗?

刘传健:我觉得当时我们都放松了,一下就放松了。

(文图:据央视)

编辑:欧阳云蔚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了解更多请登录 必达 http://b2b.bidaec.com/

(责任编辑:配电柜)
下一篇:

记忆是如何储存的?

上一篇:

NBA发言人:官方声明翻译有误 原文并无极其失望

  • 信息二维码

    手机看新闻

  • 分享到
打赏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
 
0相关评论